<menuitem id="1xd5b"></menuitem>

<menuitem id="1xd5b"><delect id="1xd5b"><i id="1xd5b"></i></delect></menuitem>
      <menuitem id="1xd5b"></menuitem>

      <span id="1xd5b"><delect id="1xd5b"></delect></span>

              歡迎來到中國船舶在線 郵箱 | 登錄
              艦船裝備

              美海軍將退役“杜魯門”號核動力航母?

              發布日期: 2019-03-15  來源:原創: 葛宋 藍海星智庫  



                近期有外媒報道稱美國國防部可能計劃在2024年提前退役“杜魯門”號核動力航母,以節約經費。但該計劃尚未得到官方證實。筆者分析認為,在大國競爭戰略背景下,考慮到大型核動力航母對美國海軍作戰體系越發重要,以及美軍全球戰略對航母部隊規模的需求,提前退役“杜魯門”號航母、縮減航母部隊規模的計劃在美國國內將遇到很大阻力,被國會駁回的可能性較大。


                一、外媒報道稱美計劃提前退役“杜魯門”號航母

                2019年2月27日《最新防務》就有報道稱,美國國防部決定提前20年退役“杜魯門”號核動力航母。報道指出“杜魯門”號退役將幫助海軍在25年時間內節約300億美元。但五角大樓的發言人拒絕證實此消息。

                “杜魯門”號是美海軍“尼米茲”級10艘航母中的第8艘艦,于1998年7月服役。“尼米茲”級航母設計使用壽命為50年,全壽期內需要進行一次中期換料大修。目前“尼米茲”級的前6艘已完成中期換料大修。“杜魯門”號原計劃應在2024年前后進行換料大修。如果其退役,美國現役航母數量將由11艘下降到10艘。

                二、事件分析

                1、“舊事重提”:類似情況在“華盛頓”號上已出現過

                不開展換料大修、提前退役“尼米茲”級航母的消息已不是首次出現。2014年,“尼米茲”級航母的第6艘––“華盛頓”號在即將進入大修階段時,對于是否將其直接退役,美國國內爭論之聲不斷。但最終美國還是為“華盛頓”號的換料大修撥款,使其能繼續服役。

                2、為何提前退役航母?經費和航母生存能力是爭論焦點

                將設計壽期50年、耗巨資研制建造的航母提前20多年退役,這樣的提法不斷出現有其現實基礎。其一是在預算緊張的條件下,現役核動力航母巨額的維修改裝費用和運行維護費用顯得難以負擔。一艘大型核動力航母全壽期成本高達數百億美元(如“福特”級為450億),其中日常運行成本占比超過一半,航母的高昂費用制約了其它裝備和軍事技術的發展。其二是在現代戰爭環境下,航母探測定位技術和精確打擊武器的突飛猛進,嚴重考驗航母的生存能力。航母是一個超百億的高價值裝備,搭載人員超過5000人,一旦被擊中,將造成難以承受的巨大災難。這一觀點的擁護者認為與其耗費巨資承擔如此大的風險,不如將經費用于發展其它更靈活、更隱蔽的高技術裝備。

                三、事件評述

                盡管上述觀點在美國國內有一定市場,但總體來看仍不會成為主流。大型核動力航母對于美國實現其全球軍事戰略的重要性、航母編隊對現代化戰爭的適應性等因素決定了在未出現技術顛覆的情況下,未來較長時間內美國仍將維持較大規模的航母部隊,在縮減航母規模問題上將極為謹慎。

                1、重回大國對抗的戰略背景下,大型核動力航母對美國的重要性有增無減

                冷戰時期,美蘇開展全球對抗,美國海軍游弋在全球各個海域的龐大航母編隊對于美國保持戰術靈活性、掌握戰略主動權發揮了重要作用。冷戰結束后,強大對手消失,美國海軍提出“由海向陸”戰略,航母編隊扼守全球重點海域和戰略要道,可以在不依賴陸上基地的情況下快速響應危機,抵近敵方近海,實施縱深打擊,是美國維護其全球利益的核心裝備。近年來,隨著新興國家的經濟崛起和軍事力量發展,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軍事力量差距在縮小。美國將崛起的大國視為其主要威脅,并不斷調整其軍事戰略。2018年1月19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正式簽發新版《國家防務戰略》,提出應對大國競爭、遏止和還擊流氓政權、挫敗恐怖威脅等三大目標,其中應對“大國競爭”為首要關注點。美海軍也提出“重回制海”,將軍事裝備體系建設重點轉向與勢均力敵對手的大洋對抗。

                在此背景下,大型核動力航母編隊的作用將得到強化。大洋對抗中,航母是奪取制空權和制海權的核心裝備,也是構建海上一體化作戰體系的核心節點。在與擁有強大拒止/反介入能力的大國展開海陸空聯合作戰時,陸上固定的海空軍基地將是首先遭受攻擊的目標,陸基作戰飛機將失去依托。而航母依仗其靈活性,可以持續提供空中進攻和支援作戰。隨著戰略的調整,航母對于美國海軍的重要性只會增加而不會下降。

                2、美國的全球戰略決定了其需要一支龐大的航母部隊

                冷戰結束前美國航母規模一直維持在15艘以上,此后航母數量不斷下降,最低時達到10艘。2017年“福特”號服役后才恢復到11艘。

                美國到底需要多少艘航母,是美國各方人士幾十年來反復討論的問題。冷戰期間,美國在確定海上力量規模時,以維持三個戰略地區的前沿存在為出發點:地中海、阿拉伯灣/印度洋地區以及西太平洋。2007年,美國發布海軍戰略文件––《21世紀海上力量聯合戰略》,首次明確指出冷戰后,美國海軍的戰略中心逐漸調整為阿拉伯灣/印度洋地區以及西太平洋兩個區域,地中海的重要性被弱化。據此,美國海軍提出11艘航母的規模可以滿足需求。美國在2007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以立法的形式將航母的數量確定為11艘。

                由于航母的高維護需求和訓練需求,再加上從母港到部署區間遙遠的航渡距離,一艘核動力航母的實際可部署時間占比通常僅在三分之一左右。盡管美國近年來一直致力于優化航母的作戰使用部署周期,其可部署時間占比仍不超過百分之五十。盡管維持著全球最大規模的航母部隊,美國仍經常面臨航母數量不足的局面,重點區域常出現“航母真空”,無法滿足快速危機響應的要求。

                而在大國對抗背景下,對航母數量的要求就更高。美國在伊拉克、阿富汗的戰爭中,盡管面對的是幾乎無還手之力的對手,仍然需要集結3個以上的航母編隊共同作戰。與大國對抗時,集結的航母編隊數量需要成倍增加,才能在組織起堅固的自身防御體系的同時,開展有效進攻。因為,在有較大威脅情況下,編隊的防守任務將占據很大比例。例如在英阿馬島戰爭中,英國兩個航母編隊參戰,由于存在阿根廷陸基飛機的威脅,英國雙航母編隊共出動1461架次飛機,但其中僅126架次為進攻架次,占比不到10%,其余1335架次均為防御架次,占比超過90%。

                因此,未來較長時間內,美國仍可能維持一支足夠龐大的航母編隊。

                3、矛尖促盾利:面對增加的威脅,航母自身防御體系也將不斷演化

                在現代戰爭環境下,隨著航母探測與定位技術、精確打擊武器、安靜型潛艇等的發展,對航母這一高價值裝備生存能力的質疑聲此起彼伏。對于航母而言,潛在的攻擊者需要首先找到航母,然后對其進行持續跟蹤,再穿過多層防御網,最后實施有效攻擊。可能對航母產生威脅的武器包括飛機、艦艇及陸基發射的遠程巡航導彈、艦艇或陸基發射的彈道導彈、采用先進魚雷的潛艇以及水雷等。總體而言這些技術都在不斷進步,對航母的威脅也在增大,但航母自身的防御手段也在不斷演化,以提升航母的生存能力。

                航母編隊常規的防御手段包括:避免進入高風險區域;通過主動進攻和干擾破壞敵方偵察監視能力;大范圍機動以避免被發現和跟蹤,必要時還可以保持無線電靜默;通過空中、水面和水下的分層防御挫敗敵方攻擊等。在此基礎上,近年來,美國航母也在不斷采取措施完善自身防御體系。技術層面一是研發新型防御武器,提升對來襲武器的攔截能力,如激光武器和電磁軌道炮有望較短時間內裝備到航母編隊;二是不斷提升艦載機航程,使航母盡可能地遠離重點威脅區域,包括F-35C艦載戰斗機的應用以及艦載無人加油機的研發。三是通過無人系統強化水下防御。美國近年來大力發展的大型水下無人潛航器可在水下圍繞航母構建聯網的預警探測圈,減少水下威脅。在作戰戰術層面,美國近年來提出“分布式作戰”概念,將更多的偵察探測和火力打擊能力分散布置在廣域分布的小規模艦隊上,從而提升對手探測和反擊的難度。在“分布式作戰”概念背景和近年來發展的“網絡中心戰”能力要求下,未來航母的角色可能更多地向核心信息節點和戰斗后期大規模火力發起點的角色轉換,以減少自身面臨的威脅。

                4、潛在風險:退役“杜魯門”號造成的能力空缺難以填補

                提前退役“杜魯門”號可以節省換料大修和后續運行經費,但由此產生的能力空缺如何彌補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航母編隊執行多樣化任務的能力和靈活性已得到廣泛驗證和認可,是其它裝備難以替代的。將節約的經費用于其他裝備的發展,對單一方面的能力可能有促進作用,但無法彌補綜合作戰能力的缺失。若通過后續增加“福特”級航母的數量來彌補,同樣面臨各種風險。“福特”級航母的生產周期較長,短期內航母數量難以恢復。此外,“福特”級航母雖然在技術先進度上有優勢,但實際作戰能力仍未得到驗證,且存在各種可靠性問題,這些都將增加“福特”級航母的不確定性因素。

                綜合以上分析認為,在不出現極端特殊的情況下,當前美國急于退役“杜魯門”號的可能性不大。

              (藍海星:葛宋)

               

               

              想了解更多國外國防戰略、軍事工業、裝備發展、前沿技術相關研究,請關注藍海星智庫微信公眾號:SICC_LHX

              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新聞: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部發布“福特”級航母項目報告  (2019-03-12)

                  “朱姆沃爾特”號首次“作業航行”,形成作戰能力仍任重道遠 (2019-03-12)

                  美國擬借助魚蝦探測潛艇 (2019-03-07)

                  美海軍發布FFG(X)未來護衛艦的詳細設計與建造招標草案  (2019-03-07)

                  美國海軍新型護衛艦備受關注 (2019-01-31)
              色图亚洲